Friday, November 20, 2015

再7分鐘3點

我用蟻的體積移行

朝暮
我們7-3

在異地
時間不耗費
則浪費

相對論


左對右說

我們不相融
但相依
不相同
但不對立

不也好嗎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好小居林

頂著微雨,終於來到小居林。

網友是一種奇妙的情誼。我跟恩妮不曾見面,卻緊貼她的生活她的動態;我跟棋藝初次碰面遠在布拉格,平日不聯繫,但我時刻惦念著她瘦小的身軀堅毅的神情。

前一天問了確定了,小居林會開,不巧棋藝不會在。我跟錦興突然拿不定主意了,該去不去?還是去了。

結果恩妮和棋藝都在。

穿過外庭,先看到恩妮笑得明燦。背對著大門的身體一回頭竟是棋藝,不說不在嗎?她說,因為你。

我心頭一暖,有點心虛——差點不來,就糟糕了。

跟棋藝上一次見面在檳島。我們大熱天吃着一串串燙嘴的碌,一邊揮汗,一邊聽她說她又要離開穩定的工作,要在靠近家的地方開咖啡館。剛買的房子要賣。

這女子真能捨。

我跟朋友不免要說說創業不易的成功及失敗例子,那類不負責任的雜話她聽著頻頻點頭稱是。但還是想試試,她說。沒被嚇著。

那時我甚至不懂居林在南在北。

原來居林不遠。微涼的天我們從槟島慢慢開著車,45分鐘內能到。小店就在大街旁,也不難找。

老店鋪典型格局長且深。外庭被敞亮的天井隔開,內庭涼意習習,明顯是活動中心,閒靜舒泰自成一格。

小居林的可貴在其不作假不作態。樹是老的樹,牆是老的牆,牆面是自然斑駁的漆,古韻清清淺淺,自自然然。

介紹小居林,主人說,因為預算有限,所以盡可能保留老建築原始樣貌。又说,木桌椅是業餘木匠朋友做的,舊物再用的環保擺設也是另個朋友的作品,包括一匹回收鐵皮製的巨型白馬,還有散置在各個角落的木製機器人等。

念舊的堅執倒是輕輕帶過。

我跟錦興一邊嚷嚷中飯吃太撐,一邊迅速吃掉一片口感輕盈鬆軟的黑芝麻芝士蛋糕,隨後追加一碟主人誠意推薦的私房秘方九層塔意大利面。

臨走,我們到暫時擱置的二樓看看。天井透光,百葉窗邊那面綠色的牆,哪天再來,肯定又別樣了。

歲月的畫筆溫柔而堅毅。念舊的人,你懂的。

錦興拍我
我拍錦興
錦興拍棋藝


Wednesday, August 19, 2015

有光


只要向著光,其他的自然而然。

Monday, July 6, 2015

小確幸

還好我有京都的秋。

生活變日常,至少還有一些叫自己心心念念。

Monday, May 11, 2015

gaya island








時間和陽光一樣 輕輕地 靜靜地
三天就過了

Friday, March 27, 2015

三月香港

我很膽小,只敢在遠處不動聲色地拉近鏡頭,捕捉那人那景那瞬間。









Thursday, March 26, 2015

深水埗理髮師傅

深水埗後巷一間簡陋不已的理髮鋪。路過正好見一老師傅了走出來,我從半開的老門往內窺視。鋪子小得舊得只容得下一張舊式理髮椅,雜物凌亂。

我不敢妄為,輕聲問。師傅可唔可以影張相?

老師傅回頭瞅我一眼,回到鋪裡徑自掩門。

Wednesday, March 25, 2015

獨居有感

真做過什麼重要又毫不後悔的決定,肯定是許多年前經濟有能力之後,狠心置業,一個人住。

記得當時回答朋友的疑問我說的。噯如果以後終究要跟人同住幾十年,讓我先享受這幾年獨處的時光吧。

現在回想還是認為自己,說的真好。

其實獨居是很花錢的。

全額房貸自己扛下來不說,公寓管理費、水電等大小花費統統省下來,年中能恣意旅行的次數肯定就不只這些了。更別提剛置業花費裝修添家具家電的那段伸手見肘。然後,才知道那些家居雜誌上的看起來簡約無華的裝潢設計,真要實現起來竟然是多麼奢侈,更多時候不切實際。

金錢真是可敬的對手。

但獨處的時光確實無價。它包容我的孤僻,成全我的疏惰。我無比享受這種難以名狀的自給自足,彷彿只要回到家裡即瞬間讓外界變得無關痛癢,誰也管我不著的疏離狀態。

然後不久前,某個早起的週末晨間,突然自問卻想不起究竟幾年了我一個人住。

因為太自在了,感覺本該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