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連續兩晚夜半給蚊子搞得夜難眠。近代萬物流行變種,細蚊也穿梭萬丈高樓了,讓人好生無言。

第三晚疑神疑鬼,我突然明白了張愛玲晚年的跳蚤夢魘。

2 comments:

AHin said...

好奇你第三晚疑些什麼?

阿麗安 said...

老覺得有蚊蟲,老覺得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