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6, 2011

Auschwitz

先從結束說起。

旅途结束以后,处理Auschwitz照片以前,我终于重看了《辛德勒的名单》。從前無法體悟的悲痛民族浩劫,因為自己踏過走過看過猶太集中營內曾經承載了無辜鮮血和無助嘶喊的一磚一瓦一沙一石,感受過裡頭揮之不去的蕭索灰冷的沉重氛圍,現在一一懂了。

在波蘭krakow那幾天,溫差大得驚人。前往Auschwitz集中營的那個灰冷早上不得不穿著厚棉衣,中午在大太陽底下只好拎著厚重的大衣。

在冷冽的晨風中,集中營入口處的鐵門上依舊鑲嵌著那句著名的世紀謊言,“勞動帶來自由”(Arbeit macht frei)顯眼得諷刺。為著這句話,當年來自歐洲四面八方的各階層猶太人抱著不怕辛勞,只求安穩的卑微憧憬,穿越死亡鐵道,攜家帶眷走進了集中營。




我們是在解說員的帶領下踏進營地,也在她的帶領下參觀了一個個開放的展示廳。

營地內,寬敞而荒涼的石路兩旁立着二十八座一式一樣的紅磚雙層樓房,每座紅磚樓當年各有用途,其中包括喪盡天良的人體實驗室。門前牆上清楚標明著號碼牌,規劃工整美觀。狡猾心細的納粹為了刻意營造一片祥和的氣氛多少費了心思吧。

集中營四周電網密布,多少企圖逃亡的囚者因此喪命,帶刺的電網如今更顯刺眼。

走進紅磚樓,狹小的長廊兩面牆上掛滿了囚者大頭照,男女老幼,大部分或悲憤或絕望或目無表情。少數婦女和孩童臉帶著希望的笑容。他們都深信勞動會給帶來自由,結果勞不勞動都不可能自由。一抹淺笑卻放大了悲痛。






當天參觀人多,但這不是我們少拍照的原因。每個人都不發一言,神情嚴肅沉重。我在墨鏡的掩護下若無其事地忍住鼻酸,數度濕了眼眶。

納粹在禁錮和處死猶太人以前,不忘掠奪一切能夠變賣或循環再用的物品,除了一般的金牙珠寶之外,展示廳裡堆積如山的鏡框,鞋子,提箱,背包,剃刀梳子等都是歷史真品,而最冷不防叫人倒抽一口氣的,莫過於那觸目驚心的成堆頭髮和一塊用頭髮編制而成的布料。物盡其用,第一次讓我毛骨悚然。




事過境遷,寬闊的營地在遼闊的藍天和一大片草地的襯映下已不見絲毫戾氣。解說員說,每年依然有許多倖存者從世界各地前來Auschwitz,除了憑弔受難的親人朋友,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跟當年失散的親人碰頭。

大太陽越來越猛烈,可是放眼,這裡不曾屬於光明。

6 comments:

zooooker said...

写得好。
照片也好

阿麗安 said...

谢谢你

Anonymous said...

图文都富有震撼力!like

永安

阿麗安 said...

谢谢!谢谢!

AHin said...

你寫完了我腦海裡想的的全部東西,連我都沒想到的也寫了,寫得真好。

阿麗安 said...

谢啊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