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8, 2011

箱和信



突然想起,我也是曾經交過筆友的人呐。

曾經也為了節省那一毛幾毫,在郵票上面塗了一層漿糊,好讓邮戳可以用水清除掉,郵票得以循壞再用。曾經也學人家把郵票倒貼,其中意義現在想也想不上,當時卻是確確實實一塌糊塗地相信著。

老土也罷,那個從前我倒是慶幸自己深切參與過的,不是嗎。


3 comments:

kok hou said...

我還有一個筆友。還在通著信。11年了。不疲。 =D

阿麗安 said...

强 :)

Chree Yee said...

我也有个18年的笔友,虽然还联系着,但现在变成了网友,败给了数码世界。